今天是:
科研教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教学
分享到:
我院苏建宁等在中华精神科杂志发表病例研究报告
发表日期:2021-04-02 08:35:36 来源: 浏览次数:
字号:
保护视力色:

 【病例报告】服用三七粉致躁狂发作一例

摘要

报道1例过量服用三七粉导致躁狂发作的临床资料,分析其临床症状的发生发展规律,结合文献复习,探讨长时间过量服用三七粉与躁狂发作的内在联系及可能机制。三七粉所致躁狂发作容易误诊误治,去除发病因素后效果良好,临床医师需加强发病因素的甄别。

 

临床资料 患者男,68岁,退休医生,中专文化,已婚。因“渐起兴奋、话多、自夸、活动增多1年余”于2019年10月16日接受本院专科会诊。患者脑梗死后关注身体保健,自2018年2月起自行服用三七粉3次/d,7 g/次(家中开诊所,常备三七粉,取用方便)。2018年6月起患者称三七粉对自己身体有良好的康复作用,觉得服用后浑身有劲儿,感觉良好,继而出现兴奋话多、言语夸大、精力旺盛,喜欢找人聊天。随后病情逐渐缓慢加重,称自己要继续为国家做事,对本地建设发展提出了许多意见建议,书写了大量文字材料,多次去区政府要求见区长阐明自己意见,被保安拒绝则情绪激动,并在政府门口大声讲述自己的建设规划,责骂某区领导工作上存在失误导致当地经济受损;常以书信或大字报形式书写自己爱党爱国的心情,有时又说又唱,歌颂党和国家领导人;常觉得政府部门在墙面上的宣传标语表达不充分,自认为应该加上某些内容才更贴切,故而用毛笔在墙面标语上添加字句,造成宣传画面污损,被工作人员制止仍我行我素,家人劝阻不听从,反而滔滔不绝地争辩,责怪别人不遵照中央精神办事;病期中无自杀自伤、伤人、毁物、外走现象,一直未至精神专科就医。患者退休前所在医院怀疑其存在精神异常,故请本院2名专家会诊。

 

既往史:患者2007年起患高血压病,坚持服用马来酸依那普利降压治疗,目前血压平稳;2014年3月出现脑梗死,脑CT示右放射冠小片低密度灶,经保守治疗恢复良好,无后遗症;否认有其他重大躯体疾病史。个人史:患者退休前是一名乡镇卫生院外科医生,业务能力一般,个性偏急躁,无烟酒嗜好。家族史:否认二系三代有精神疾病阳性家族史。体格检查:体温36.6 ℃,脉搏89次/min,呼吸20次/min,血压132/82 mmHg(1 mmHg=0.133 kPa),意识清,心肺听诊无异常,神经系统检查无阳性发现。近期检查结果:血分析、肝肾功能、血糖血脂、甲状腺功能、心电图均未见异常,复查头颅CT示右放射冠小软化灶,MRI示右放射冠陈旧性腔隙性脑梗死。精神检查:交谈接触热情主动,定向力、智能正常,未引出幻觉、妄想,语量明显增多,难以打断,可查及思维奔逸、情感高涨、自我评价高、意志活动增强,自认为头脑更灵活更会思考问题了,称自己爱党爱国,虽然退休也要发挥余热回报社会做出贡献,为当地经济建设谋划蓝图并提出许多意见;记忆力增强,称能想起以前发生过的很多事情;正常的社会约束力丧失,有非理性上访、骂人、污损宣传画等出格行为;自知力缺乏。杨氏躁狂量表评分28分。

 

患者67岁起病,既往无类似发作及其他精神疾病发作史,其临床症状符合ICD-10精神和行为障碍分类中躁狂发作的诊断标准,考虑为躁狂发作。除有陈旧性腔隙性脑梗死外无其他器质性改变,排除脑器质性疾病所致。发作无明显间歇期,发病时间长达16个月,与一般躁狂发作的临床特征不相符,与长时间过量服用三七粉存在时间效应关系,故不能排除与服用三七粉有关。鉴于当时无四防风险及重大躯体疾病风险,故建议其停服三七粉,除维持原降压药物马来酸依那普利治疗外,暂不予其他药物治疗,嘱加强病情观察,门诊随访。患者及家属密切配合,停服三七粉。4 d后(10月20日),患者症状部分改善,11月5日恢复到正常状态,随访时杨氏躁狂量表评分4分。2019年12月5日以及2020年1月12日、2月13日、4月30日随访,患者日常活动均保持正常,未再去政府提建议及修改宣传标语,情绪平稳,言语平和,不与人争辩,且对此前表现有全面认识,觉得自己言行有失当之处。予以心理支持,并嘱患者及家属注意观察其情绪变化。

 

讨论

本例患者为老年男性,既往无精神异常史,除服用三七粉外无其他物质滥用史,无阳性家族史,病前无生活应激事件,高血压病及脑梗死病情均稳定,体检及辅助检查无阳性发现;服用三七粉剂量21 g/d,为常规剂量上限的4.7倍,而且患者年龄大,服用时间长达20个月;在过量服用三七粉4个月后逐渐出现精神异常,症状持续16个月,期间并无明显间歇期,呈缓慢加重态势,其病情与服用三七粉存在明显的时间效应关系,且在未予任何精神药物干预仅停服三七粉数天后病情即有改善,20 d后彻底缓解并保持稳定。提示长时间过量服用三七粉与躁狂发作存在不可忽视的因果关系。

三七是五加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三七粉别名田七粉、金不换,是植物三七的根茎制品,是用三七主根制成的粉;性温,味甘微苦,入肝、胃、大肠经;具有止血、散血、定痛功效;生用内服,研末,通常服用剂量为1~1.5 g/次,1~3次/d。三七粉含三七总皂苷、三七素、三七多糖类、黄酮苷、挥发油、氨基酸及各种微量元素等。通常剂量下,三七并不影响情绪、行为、意识,无致依赖作用,不属于精神活性物质。因含有多种药物活性成分用于治疗呼吸系统、消化系统、血液系统、心血管系统、神经系统疾病及抑郁症,其改善抑郁的机制可能与促进海马神经再生有关,但在治疗抑郁症时是否会出现“转躁”作用尚缺乏相关研究。

 

躁狂发作的病因及发病机制目前仍不明确,可能与神经递质、神经生理、神经免疫、神经营养、神经内分泌、遗传因素及心理社会因素等有关。在长时间大剂量作用下,三七粉某些活性成分如三七总皂苷及其代谢产物可能通过增强血小板活化功能,同时也增强血小板上5-HT跨膜转运体功能,血小板摄取5-HT上调机能增强,导致5-HT功能增高;通过减少α-甲基酪氨酸的生成,抑制酪氨酸羟化酶能力减弱,导致去甲肾上腺素生物合成增多;某些活性成分可能具有多巴胺再摄取作用或拟多巴胺激动剂作用,导致多巴胺功能增高;可能具有胆碱能受体拮抗作用或胆碱酯酶活性,导致乙酰胆碱能降低;可能拮抗N-甲基-D-天冬氨酸受体(N-methyl-D-aspartic acid receptor,NMDA),抑制前额叶皮质谷氨酸释放,并影响钙离子、钠离子、NMDA、谷氨酸等神经元信号传导的功能系统;三七粉所含活性成分通过影响一种或多种神经递质功能,且不同神经递质间还存在相互作用,可能是引发躁狂发作的机制之一。长时间过量服用三七粉也可能引起鸟苷酸结合蛋白活性增强而影响神经细胞信息传递,或引起某些炎性因子如白细胞介素、肿瘤坏死因子改变,或可导致氧化应激损伤,抑制神经元凋亡,引起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基因表达水平失衡,还可能导致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下丘脑-垂体-甲状腺轴异常。而三七粉与依那普利是否存在潜在的药物相互作用,继而促发某种发病机制引起躁狂发作,目前尚无明确依据,仍考虑与老年人长时间超剂量服用具有生物活性成分的三七粉密切相关。国内外较少见类似报道。

 

综上所述,本例躁狂发作症状突出,诊断明确,在去除发病因素后,未予任何精神药物干预,短时间内取得了满意疗效,达到了“治本”目的。通过本例报道和国内相关文献的总结,可以帮助精神科医师增强对躁狂发作临床症状发生发展规律的认识,提高对其相关诱因及病因的甄别诊断能力。如能找到明确或疑似发病原因,做好相应处置,效果一般良好,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检查治疗,避免“见病即用药”的误区,防止误诊误治,切实节约医疗资源,增进患者健康。(作者:苏建宁 肖涛 刘少华)

 

文献链接:http://med.wanfangdata.com.cn/Paper/Detail?id=PeriodicalPaper_zhjsk202006015&dbid=WF_QK

版权所有:赣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地址:赣州市章江北大道10号
 电话:0797-8153530 E-mail:xuanjiao0809@126.com 赣ICP备14002941号-1 赣卫医字[2014]44号
技术支持:红浩网络